1肖1码期期中特|一肖一码中特

三河激戰淬火種 五羊蘭圃寄深情

2019-03-04 來源:

  江水滔滔,大浪淘沙。站在大埔縣三河壩戰役紀念館前眺望:遠處,北面的汀江,直流而下;西南面的梅江,奔流不息;三江匯合處,韓江滾滾南去;近處,一座高15米、寬4米的烈士紀念碑靜靜佇立在筆枝尾山,“八一起義軍三河壩戰役烈士紀念碑”——朱德親筆書寫的15個正楷鎏金大字,蒼勁有力,渾厚凝重,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格外耀眼。
  濤聲依舊,槍聲激越。89年前,三河壩戰役在此打響,朱德率領南昌起義軍一部與國民黨軍隊浴血奮戰三晝夜,掩護起義軍主力挺進潮汕,同時保存了我軍有生力量,奠定“井岡山會師”的基礎。
  撤離三河壩,朱德率領部隊來到饒平茂芝(今饒平縣上饒鎮),與部分失散的主力部隊會合。在革命遭受重創的危急時刻,一場重要的“茂芝會議”在全德學校召開,會議果斷作出“保持革命力量,穿山西進,直奔湘南”的戰略決策。隨后,朱德率領部隊,在閩粵贛湘邊的夾縫中騰挪轉移,尋找中國革命的正確道路。
  1928年4月,朱德率領南昌起義保留下來的革命火種和湘南起義農軍1萬余人,與毛澤東在井岡山勝利會師,合編成工農革命軍第四軍(后稱紅四軍)。星星之火開啟了燎原的征程。
  朱德對廣東感情深厚。他在《回憶我的母親》一文中曾說,他祖籍廣東韶關,客籍人,在“湖廣填四川”時遷到四川儀隴縣馬鞍場;新中國成立后,朱德先后十余次來廣東。他心系廣東人民的生產生活,多次強調要興修水利促進農業生產,關心廣東出口創匯和群眾生活。


  南粵足跡
  獨立指揮三河壩戰役
  “沒有三河壩戰役,便沒有井岡山會師”
  1927年4月12日,“四一二”反革命政變爆發,上海乃至全國各地大批革命群眾和共產黨人相繼慘遭殺害,轟轟烈烈的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遭受嚴重打擊。為挽救革命,同年8月1日,由中國共產黨獨立領導的武裝力量,舉行了轟轟烈烈的“南昌起義”。
  起義遭到國民黨反動派的瘋狂反撲。8月3日,起義軍撤離南昌,南下廣東。部隊進入福建長汀后,對入粵作出分兵決策部署:葉(挺)、賀(龍)部往潮汕、海陸豐建立工農政權;朱德率第十一軍第二十五師及第九軍軍官教育團,駐大埔三河壩,阻擊尾追之敵,掩護主力南下。
  三河壩位于梅江、汀江、韓江匯合口,中心點叫匯城。對岸,一座高聳的筆枝尾山,形如魚尾,山勢險要,可攻可守,有一山鎮三江之勢。
  “這里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素有‘得此控閩贛,失此失潮汕’之稱。”2016年5月14日,站在筆枝尾山上,望著三江匯合口,大埔縣委黨史研究室原副主任余敏感慨地說。
  1927年9月18日,起義軍進入埔城(茶陽)后,執行分兵決策。時為第九軍副軍長的朱德,率領第二十五師師長周士第、黨代表李碩勛等約3000人,奔赴三河壩,阻擊敵人。
  此時,兩廣軍閥正策劃反革命陰謀,錢大鈞率領的3個師2個團約2萬人,集結于梅縣、松口,準備進攻三河壩,企圖切斷起義軍后路,與粵軍陳濟棠、桂系黃紹竑率領的部隊聯合,對南下的起義軍形成“圍剿”之勢。
  大敵當前,不容有失。“朱德在韓江邊上仔細觀察地形后指出,如果我軍堅守匯城,會形成背水作戰的局勢,這是兵家大忌。”余敏說,為此,朱德與軍官們決定,連夜東渡韓江到東文部,搶占筆枝尾山、龍虎坑、石子篤、大麻、連塘一帶有利地形,構筑工事。
  敵人至匯城后,不敢貿然渡江,在西岸挖戰壕,隔江對峙。10月1日下午,槍聲響起,敵軍發動進攻,并于半夜偷渡。在灘頭陣地嚴陣以待的起義軍,遵照朱德“半渡而擊”的指示,集中火力,擊沉敵人大部分船只。
  2日,敵軍又從松口搶來數十條民船,搶渡韓江,但均被我軍打退。
  3日拂曉,江面濃霧彌漫。敵人利用濃霧,在火力掩護下,兵分多路強行渡江,對起義軍形成夾擊之勢。在激戰中,起義軍傷亡較大。當晚,朱德指出,經過三天三夜的頑強阻擊,殺傷大量敵人,掩護主力進軍潮汕的任務已完成;為保存實力,立即撤離戰斗。
  起義軍第二十五師75團第3營奉命留守筆枝尾山,掩護部隊轉移。蔡晴川營長率領第3營迎來了三河壩最慘烈的一戰。1萬多敵人包圍陣地,起義軍打完最后一顆子彈,跳出戰壕,與敵人肉搏。最終,全營200多名勇士壯烈犧牲。
  整個三河壩戰役,起義軍共斃敵1000多人,我軍也有1000多人英勇犧牲。“當年的戰斗異常激烈,1963年建碑時,從山頭挖出的烈士骸骨裝了滿滿4個大水缸。”八一起義軍三河壩戰役烈士陵園管理所所長廖源華告訴記者,1974年,紀念碑建圍欄時,在當年的陣地上,還挖掘出新的骸骨,不少烈士手里緊握著槍。
  “這場戰役是朱德獨立指揮的。”余敏認為,三河壩戰役體現了朱德杰出的軍事領導才能,保存了革命的有生力量。
  曾參加南昌起義的肖克將軍對三河壩戰役曾這樣評述:“沒有三河壩戰役,便沒有井岡山會師。”


  危急時刻召開茂芝會議
  穩定軍心作出正確決策,保存中國革命火種
  離開三河壩,沿著省道S221線,穿過大埔縣百侯等鎮,往潮州饒平行進,山路蜿蜒,叢林茂密。在上饒鎮,一座具有古民居特色的全德學校,格外引人注目。
  1927年10月4日,經過三河壩激戰,朱德率領部隊沿著這條路線,“次第掩護,逐步撤退”,準備到潮汕與主力部隊會合。
  此時,他們不知道,在潮汕的主力部隊已經失利。“三河壩戰役進行的時候,我們還不知潮汕已經失守,起義軍主力已經失敗。我們當時認為守住了這個地區對主力作戰有利……于是決定退出戰斗,擬經百侯圩、饒平到潮汕與主力軍會合。”第二十五師師長周士第后來回憶。
  10月5日,經過日夜兼程,朱德率領的起義軍到達饒平茂芝。然而,不好的消息很快傳來。6日,從潮汕撤退過來的200多名起義軍來到茂芝,周邦采、毛澤覃、楊至成、粟裕等人,立即把起義軍主力在揭陽和湯坑一帶失敗、潮汕失守、部隊被打散等情況,向朱德等人作了匯報。
  此時,駐扎在茂芝的起義軍處境極其危險。外部,是集結于潮汕和三河壩地區的國民黨反動軍隊5個多師共3萬多人,正形成合圍之勢,企圖撲滅革命火種;內部,是部隊與中央及前敵委員會失去聯系,士氣低落,軍心不穩。
  部隊向哪走?路在何方?
  關鍵時刻,朱德以非凡的革命膽略和求實精神,召開了一場有20多位團以上干部參加的軍事會議。“我是共產黨員,潮汕和三河壩戰斗雖然失利了,但我有責任把八一起義軍的革命種子保存下來,我也有責任把大家統率起來,一道把革命干到底!”據參會者回憶,朱德的發言沉著堅定。
  經過激烈討論,會議否決了一些人關于解散隊伍的提議。他們認為反革命軍閥部隊已經云集周圍,隨時都可能向我軍撲來,我軍必須盡快離開,甩開敵人重兵,擺脫險惡處境,否則將有全軍覆滅的危險。
  朱德總結大家的意見,認為要保存革命火種,就要找到一塊既隱蔽又有群眾基礎的立足點。湘粵贛邊界地區,是敵人兵力最薄弱的地方,是個“三不管”地帶,這一帶農民運動發動早,支援北伐得力。因此,他作出“穿山西進,直奔湘南”的重要戰略決策。
  “當時,各方討論很激烈,革命處于低潮期,有些人提出解散隊伍。”省委黨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研究員葉文益認為,茂芝會議雖規模小、時間短,但卻是南昌起義軍的一個重要轉折。
  據粟裕回憶:“雖然下面的部隊絕大部分都不是他(朱德)的老部隊,領導起來有困難,但在此千鈞一發之際,他分析了當前的敵我情況,作出了正確的決策。”
  如今,在上饒鎮康東村西北部,一條長約2.5公里、寬1.5米、共3000余石階的麒麟嶺古道,盤山而上,保存完好。歷史上,這是通往柏嵩關的第一個隘口,也是往返福建和平縣的交通要道。1927年10月7日下午,茂芝會議結束后,朱德率領起義軍2000余人,從這條古道隱蔽北上,開始了在閩粵贛湘邊上的大轉移。

  穿山西進夾縫轉移
  一路發動農民斗爭,助燃革命火焰
  在部隊轉移的路上,敵人追兵不斷,一路充滿艱辛曲折。此間,朱德率領起義軍經福建和平,折回大埔埔北,再北上永定、上杭,經武平進入江西,又轉入粵北,最后才北上湘南。
  在轉移的過程中,朱德、陳毅對部隊進行“贛南三整”(天心圩整頓、大庾整編、上堡整訓),起義軍的戰斗力得到提升。但供養問題一直得不到解決。1927年11月上旬,部隊來到江西崇義縣上堡,已近隆冬,士兵們仍穿著南昌起義時的單衣、短褲,十分破爛,糧食無著落,槍支彈藥缺乏。
  此時,駐湘南的國民黨第十六軍軍長范石生派人送信,希望同朱德合作,聯合反蔣。范石生與朱德同為云南講武堂同學,一起參加過辛亥革命,同蔣介石有深刻矛盾,同我黨保持著統一戰線關系。
  經談判達成協議,起義軍改用范石生第十六軍47師140團的番號,朱德化名王楷,任47師副師長兼140團團長。起義軍獲發2個月薪餉,補充一批槍支彈藥和被服。
  1927年12月,朱德率南昌起義軍一部從湘南進入粵北。“一路上,朱德率領起義軍堅持發動農民土地革命斗爭,助燃革命火焰。”葉文益說。
  在仁化董塘圩,起義軍大力支持農民武裝斗爭,抓獲譚學云等33名土豪劣紳。朱德還在董塘圩禾坪崗召開群眾控訴大會,將24名惡貫滿盈的土豪劣紳槍決。
  期間,他們接到黨的指示,要求去支援廣州起義。部隊離開董塘,但行至韶關火車站辦完兵運手續時,突然接到廣州起義已經失敗的消息。于是,朱德決定在韶關停留下來,后轉駐曲江犁鋪頭。
  犁鋪頭在韶關市北部15公里處,是一個水陸交通方便、人口稠密的圩鎮。部隊在這里進行了練兵運動,朱德編寫了《步兵操典》和《陣中勤務》兩本教材,并親自當教官,使部隊得到了正規的訓練。期間,朱德先后兩次派部隊配合曲江西水農民發動武裝暴動,粉碎了民團、土豪的瘋狂反撲,成為西水暴動的堅強后盾。
  12月底,朱德同毛澤東從井岡山派來的代表何長工取得聯系,互通情況,為后來的井岡山會師做好了準備。
  1928年初,蔣介石安插在范石生部隊的親信,將朱德部隊隱藏在第十六軍的情況,密告蔣介石。蔣介石立即下令解除朱德部隊的武裝并逮捕朱德,同時密令第十三軍軍長方鼎英從湖南進駐粵北,監視朱德部隊和范石生的動向。范石生不忘同朱德的舊誼,立即寫信將實情相告,要朱德火速離開犁鋪頭,自謀出路。
  朱德率部隊以“野外演習”為名,悄然離開,輾轉曲江、仁化、樂昌等地。每到一處,部隊都堅持斗爭,先后占領仁化縣城,打擊土匪胡鳳璋,殲滅國民黨許克祥師。
  2月上旬,朱德率領部隊離開粵北,轉戰湘南,于4月28日與毛澤東領導的工農革命軍在寧岡縣礱市(位于井岡山下)勝利會師,于5月4日正式成立工農革命軍第四軍(后改稱紅四軍)。“井岡山會師壯大了井岡山的革命武裝力量,對鞏固擴大全國第一個農村革命根據地,推動全國革命事業的發展,具有深遠的意義。”葉文益認為。

1肖1码期期中特 安全的外围博彩公司 五稳赚 山东时时开奖号码走势图 足球比分直播500 我爱彩票app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北京pk10个人玩法技巧心得 体育投注网站 吉祥棋牌下载 中国足球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