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肖1码期期中特|一肖一码中特

中學西學 南粵引領全國 官辦民辦 文教率先轉型

2019-03-29 來源:

  山長樓前,一株272歲的樟樹靜靜守護。131年前,這里是廣東在晚清興辦的最后一所大型傳統書院——廣雅書院。今日則是遐邇名校——廣雅中學。
  朝天小學的操場上,三棵巨型的心葉榕品字排開,最年長的已289歲,最年輕的也有236歲了。枝葉冠蓋,已高過了周圍的六層教學樓。155年前,這里是廣東第一所官辦新式學堂——同文館。
  歷史與當下,樹木與樹人,就這樣和諧地組接了起來。
  晚清的廣東教育,正是在傳統書院改造與新式學堂興起的疊映中前行。一方面,自阮元督粵之后建立的傳統教育優勢,雖“郁郁莘莘,堪比江浙”,也不可避免地受到時代的猛烈撞擊;而另一方面,由于長期海通和“洋務運動”的席卷,嶺南教育的“海洋元素”和前衛性又日益凸顯,形成一股逆轉而上的新風,領跑全國。

廣雅中學山長樓。 樓前的大樟樹已經272歲,依然蒼勁挺拔,它見證了廣雅書院到廣雅中學的悠悠歷史  鄧瓊 攝


  改造書院
  1888年廣雅書院開辦時的五進院落式結構至今仍保留著,信步而入,水榭書閣徐徐展開。最進深處,是昔日廣東省內藏書之冠的冠冕樓,今作為廣雅博物館,守護著歷史。不知哪位少年,拾了一朵木棉花,簪在冠冕樓黑漆大門的門環上,似在致敬先人辦學、廣育英杰的初心。
  晚清名臣張之洞創建廣雅書院,是要為內憂外患的清王朝培養“通經致用”的高級人才。他不滿科舉傳統籠罩下的教育現狀和士風,決意一振地方教育,故從選址、督建,到手定章程、分科延師都親力親為,幾至“寢食并廢”。
  務實的張之洞將書院課程分為經、史、理、經濟(后改為文學)四科,兼習輿地、歷算等實學,還亮出“經學以能通大義為主,不取瑣細;史學以貫通古今為主,不取空泛;性理之學以踐履篤實為主,不取矯偽;經濟之學以知今切用為主,不取泛濫;詞章要求翔實爾雅為主,不取浮靡”的主張,為全國所矚目。
  廣雅書院的歷任山長有梁鼎芬、朱一新、廖廷相、鄧蓉鏡等,都是翰林出身,品格學養皆深孚眾望。廣雅書院雖仍以修習傳統學術為主,但各科教學內容兼及新舊、中西學,師生討論也多從時務出發,常“以問題為導向”,如新疆造鐵路的利弊、西方宗教傳入中國的顯與隱等,都為他們所關注。
  今天的廣雅人都異常珍愛著校園內的十數株百年古樹,相傳這是張之洞創校時專門從惠州、從化等地移栽而來的,工程中還租用了法國的起重機,后人便以此作為他“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思想的一個趣證。


  官辦新學
  廣州在明清時曾三度得“一口通商”之利,口岸貿易和文化俱發達,又值“洋務運動”推行全國,這些都需要大量具有嶄新知識結構的時務人才。早于廣雅書院問世前二十多年,新式教育就已在原本“只讀圣賢書”的官辦體制中萌動了。
  1863年,郭嵩燾署理廣東巡撫。南來之前,他就強力支持李鴻章等人在北京、上海倡立同文館的主張,并與馮桂芬一道積極籌設上海同文館,還專門“擬同文書院章程十四條”。1864年,郭嵩燾親自主持了廣州同文館的開館儀式,該館章程依照“上海定章”,這是嶺南第一所、全國第三所專門培養外語人才的新式官辦學校,地點選在廣州市大北門朝天街(今朝天小學)。
  同文館最初只收旗人子弟,后逐步擴展到滿漢通招,朝天小學的教學樓中還有一棟現名為“滿漢樓”。館內設有外國教習,先開設英語課程,后又增開了德、法、日、俄等國語言。除了外語,廣州同文館學生們的修業范圍還逐步擴展到數理化、航海、測算、機械、天文、地理等諸多門類,甚至開設過生理學、解剖學等選修課。從學西語到習西藝,再至整個西學……廣州同文館與三棵大榕樹共成長,在晚清教壇綻出了一枝新蕾。
  諸生在校期間就能參與譯書等涉外事務,或調京考試、應差,可說是最早在校即有“實習”經歷的一批讀書人。畢業生當中的左秉隆、蔡錫勇、傅柏山等,都在洋務、外交界展露鋒芒。
  再說回張之洞,他在廣東更具開新意義的還在于興辦了廣東水陸師學堂、兩廣電報學堂等洋務學堂,培養新式的專門人才。其中以位于廣州黃埔島上的廣東水陸師學堂成就最佳,不僅羅致了若干外國教習,還禮聘學成歸國的詹天佑任教,培養了大批軍事人才。這些都成為后來建立黃埔軍校的積累和資源。

朝天小學的巨榕, 一百多年前,它曾見證了廣州同文館的輝煌 金羊網記者 蔣雋 攝

 

  民間助力
  戊戌變法后清政府頒布的有關教育規定中,有一條是獎勵紳民捐款辦學。廣東的士紳、市民階層發育向來較為成熟,維新派人士活躍,外國教會籍因通商、外交之便也來到這里,共同促成了嶺南民間興辦新式教育的熱潮,特別是在女子教育、醫學教育等方面富有特色。
  1868年,外國人在廣州開辦的第一間女子學校真光學堂成立,1889年教會主持的培道女子中學開辦,1899年美國長老會又創辦廣東女醫學堂。到1902年,廣州人自辦的私立公益女學成立,不久創辦人之一的馬勵蕓出資,又在西關多寶大街開設坤維女子學堂,延聘名師,風氣大開。
  1866年,中國史上第一所西醫教育機構博濟醫學堂在廣州招生。未料40余年后,一位當時的博濟醫學生、未來的史學大家陳垣,卻因愛國熱情憤而退學,還聯絡鄭豪、梁培基等同道創辦了光華醫學院,是以成就國人創辦的第一所高等西醫學校,改變了洋人在廣東壟斷西醫的局面。
  值得一提的還有創辦于1905年的私立南武學堂,發起人是社會名流黃節、謝英伯、何劍吳等。南武中學特別重視體育課,并培養學生參加競技體育,打破當時教會學校在多個項目上的包攬。早期有多位南武中學的學生曾代表廣東出省或代表中國出國參加體育比賽,1913年的第一屆遠東運動會上,南武的陳彥就獲得了跳遠比賽金牌。后來廣東許多體育界名宿都出自該校。

 

  輻射全國
  回看晚清這一段的廣東教育史,一個有意味的現象是:數位在廣東任要職、興文教的洋務派大臣,本身也是整個中國教育近代化轉軌中的關鍵人物。
  郭嵩燾本就是著名的“洋務教育派”官員,他在廣東期間,除了開設同文館,還為學海堂恢復“專課肄業生”制度,并破天荒地增設了數學專業。
  張之洞在黃埔島上辦水陸師學堂的用地,是舊任兩廣總督劉坤一已購地欲辦廣東“西學館”之所在。1901年,張、劉二人合奏變法三疏,力主廢除科舉制度,分級設立學堂、重視農政工業職教等科,直接推動了同年清廷頒布詔令在全國普設學堂。
  1902年,曾任廣東學政、參與改革書院的張百熙,奉命制定了中國史上第一個引入日本和德國經驗、以普通教育為實施西藝教育之基礎的國家新學制(史稱“壬寅學制”)。隨后,張之洞又奉旨參與修訂,以他們二張為主制定的“癸卯學制”次年頒布,成為第一個付諸實施的國家學制。
  稍后出任兩廣總督的岑春煊,在辦理現代教育方面更是成就不凡。他曾創辦山西大學堂、四川武備學堂等,在中西聯合辦學、國內訪學、委派留學方面均有開創。到廣東之后,岑氏又陸續辦起了兩廣實業學堂、廣東法政學堂、兩廣方言學堂、兩廣高等工業學堂……他還特別重視師范教育,于今日的文明路創立兩廣優級師范學堂,分設文學、歷史輿地、數理、博物四科。這所學堂于1912年2月改名廣東高等師范學校,也就是文明路中山大學的前身。
  如此多因時而動的文教能吏南來辦學,又出入京粵,進而統領全國。這既推動嶺南教育迅速向現代化轉型,也助長了廣東新式教育的勃興在全國的輻射力,所培養的大批人才更成為推動中國社會進步的顯著力量。

 

  延伸
  同文館畢業生左秉隆
  首任駐新加坡總領事
  左秉隆(1850-1924),字子興,駐防廣州的旗人子弟。幼聰穎,15歲時入廣州同文館成為首屆學生,品學兼優。1876年任北京同文館副教習,兩年后隨曾紀澤出使英國,任三等翻譯官。
  左秉隆1880年任清政府駐英屬新加坡的第一任總領事,連任三屆。在職九年,他在調停緩解中英關系、保護華僑的正當權益,在發展同英國、新加坡的正常邦交等方面作出了重要貢獻。左秉隆不僅是一名外交官,而且非常關心中國僑民的生活。針對當時新加坡的社會風氣惡劣、百姓生活艱辛,他設立保良局,避免婦女淪為娼妓,并嚴厲取締人口販賣。左秉隆還大力推廣文教事業,為受華文教育的僑民創設會賢社,為受英文教育的僑生設立英語雄辯會,討論政治、社會、文化等課題。1908年,他選拔一批學生到廣州留學,成就最大的是后來獨捐120萬元興辦南洋大學的企業家李光前。
  1905年,清廷遣五大臣赴東西洋考察政治,左秉隆任頭等參贊官,游歷日、美、英、法等國,牛津大學授予其名譽學士學位。

 

  訪談 曹天忠(中山大學歷史系教授、廣東省文史學會副秘書長)

 

引進新式教育、首開西醫教育、探索學制改革……
廣東近代教育 影響直至今日

  金羊網:相較全國而言,晚清以降廣東教育的近代化轉軌具有什么特點?
  曹天忠:我想可以把這個時間下限擴展到民國初年,這樣來看,廣東近代教育的興起,更具有全國意義,甚而可以說形成了逆轉而上輻射全國的影響力。
  首先在引進西方的新式教育方面,廣東的專業教育全國領先,比如珠海唐廷樞出版將英語與粵語互譯的《英語集全》、廣州同文館率先開展外語教育、博濟醫學院首開西醫教育等,都極具開創意義。
  除了具體學堂之外,廣東人在教育觀念上的超前也很引人矚目。比如鄭觀應在《盛世危言》中就有對國家學制的最早思考,提出應學習德國設立大中小三級學校;他還呼吁,不光要建立京師同文館,而且這種做法應該推廣到廣州、上海,學生來源也不能局限于八旗子弟等。梁啟超則從教育內容入手,較早看到了初辦的洋務學堂存在“言藝之事多,而言政與教之事少”的局限,主張在重視中國之學的前提下,進而全面學習西方的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達到中西匯通。這些遠見卓識都具有啟蒙性,最終轉變為朝野共識或政府政令,推動了中國整個教育從舊學中脫胎換骨,融入時代大潮。
  駐粵的重要官員如郭嵩燾、張之洞、岑春煊等對于教育行政的重視和開創,也使得這一時間段廣東興學特別得力。他們在廣東辦教育的所為、所見、所聞,成為他們后來參與制定全國教育制度時的源頭活水之一。其中,“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首倡者張之洞最為明顯,他提出的這一理念成為晚清全國教育的指導思想。
  金羊網:那您為何要把下限調到民國初年?
  曹天忠:從上世紀20年代開始推行、一直影響至今的“六三三學制”(即小學六年、初中三年、高中三年),早在1921年的廣州執信中學就有了實踐。后來全國教育聯合會采納了執信中學的學制作為學制改革基礎方案,并在1922年10月頒行全國的“壬戌學制”。這一學制的頒布是中國近代教育成熟的標志,是中國教育發展史上的重要進步,一直影響到今天。


  來源:廣東省政協文化和文史資料委員會與羊城晚報聯合主辦《嶺南文史》專欄刊發文章

1肖1码期期中特 买秒速时时的技巧 赛车6码二期倍投表500本金 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走势图 牛牛棋牌代理 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骰宝单一数字概率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手机足球即时比分预测 后二组选6码倍投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