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肖1码期期中特|一肖一码中特

愛國鐵路工程師詹天佑

2019-03-29 來源:

文立木

  詹天佑號眷誠,清朝咸豐十一年(一八六一年)四月二十六日誕生于廣東哲南海縣。曾祖父詹萬榜,是清朝乾隆年間的太學生,祖籍安徽婺源縣(今屬江西省),因經銷茶葉來到廣東。祖父詹世鸞繼承父業,于乾隆二十五年(一七六〇年)開始遷到廣東省城西門外十二甫開設茶行。當時廣州西部屬南海縣范圍,縣署就設在城內的南海縣街(在今中山六路),后遷惠福東路。詹世鸞為日后子弟參加科舉鄉試事,于嘉慶二十五年(一八二〇年)呈請廣東省廣州府南海縣入籍,獲得批準,從此改籍貫為南海縣。父親詹興洪,原名詹興藩(一八二三——一九〇三年)。在第二次鴉片戰爭爆發時,英法聯軍炮轟廣州,火燒新城內外,詹氏茶行與其他許多外銷小商都破了產,家境中落,于是詹興洪便從廣州迀到南海農村,繼續經營茶葉小生意,但因外銷停滯,生意不景,收入有限。詹興洪原是落第秀才,寫得一手好字,因此又以代人寫書信,賣對聯、刻印章等,彌補家庭生活的不足。母親陳氏夫人(一八三——一九〇五年),是一個刻苦耐勞,善于教育子女的婦女。
  詹興洪共有三女、四子,女為瓊仙(一八五二年生,嫁順德縣黃連村何仕元,一八九〇年病故),云仙(二歲歿),和仙(一八五八年生,嫁南海縣教表村李振聲,一九四六年病故)。男為:天佑(一八六——一九一九年),天佐(一八六四——一九四二年),天瑞(一八六七年生,五歲歿),天樂(早夭)。
  詹天佑七歲開始讀私塾,同治十年(一八七一年)十一歲讀完私塾,對機器很有興趣。興洪有一友好譚伯村,廣東香山縣(現中山縣)人,常到詹家,很喜歡詹天佑,認為他聰明堅毅,將來一定有成就,把第四女兒譚菊珍許配給他。譚家比較富裕,常常接濟詹家。譚伯村是在澳門、香港一帶謀生的,得知清朝政府派容閎到香港主持“選送幼童出洋肄業”的招生工作,勸興洪夫婦送天佑去美國留學。當時風氣未開,人們對出洋留學疑慮很大,擔心子弟出洋后的生命安全無保障,又擔心可能被轉去當華工;同時又受著封建道德的束縛,認為子弟遠離父母是不孝。所以,多不讓自己的子弟出洋。因在國內招生名額未滿,便派容閎到香港招收幼童。在香港招考時,報考學童中多為廣東人,而且以香山籍人為最多。譚伯村經常在香港、澳門活動,思想比較開通,他認為去國外留學是走洋翰林的路子,很有前途,一再勸說興洪夫婦送天佑出洋,興洪夫婦先是遲疑不決,后來終于同意了譚伯村的主張。于是譚伯村就帶天佑到香港給他報了名。
  同治十一年(一八七二年),詹天佑年僅十二歲就考進了幼童出洋預備班。取錄后,按照清朝政府規定,其父兄必須在“出洋志愿書”上簽字畫押。于是其父詹興洪懷著將與兒子遠離,“疾病死亡,各安天命”的沉重心情,在出洋志愿書上,寫明三代先人名字,祖籍何處,及童生面貌等,并簽字具結。
  同年詹天佑隨容閎乘輪由香港出發,船行十三日后到上海,先入上海出洋局所辦的預備學校學習,由容閎教“番書”(英文),陳蘭斌教“唐書”(漢文),準備出國。同年八月,詹天佑等第一批學生共三十人乘船赴美國。“出洋后肄業西學,仍兼講中學,課以《孝經》、《小學》、《五經》及《國朝律例》等書。”①
  同治十二年(一八七三年)詹天佑進入西海文小學。光緒二年(一八七六年)初,詹天佑以卓越的成績考取了紐海文中學,學習了兩年,又于一八七八年,考進了耶魯大學土木工程系鐵路專科學習。他在耶大學習的三年中,刻苦鉆研,成績優異,尤其是數學,在一、三年級時,曾獲得數學獎金。
  光緒七年(一八八一年)五月,詹天佑畢業于耶魯大學,取得學士學位,便立即回到上海,但學非所用。在第二次鴉片戰爭失敗后,一八七四年英國怡和洋行在中國修建的第一條鐵路淞滬鐵路,十多年后,這條鐵路被閉關自守的清朝政府,視為祖宗未有的怪物,用了二十八萬兩銀子購買回來拆除毀掉,這簡直是頑固不化,愚昧無知到極點。詹天佑學的是土木工程鐵路專科,但在這種情況下,學了也是沒用的。
  同年十月,詹天佑被派往福州水師學堂學習駕駛。福州船政局前后學堂是清政府為建設海軍在福建馬尾設立的海軍學校。前學堂習制造,后學堂習駕駛,這是達官貴族子弟不屑于進入的學校。當時后學堂招收的學員中有鄧世昌(廣東番禺人)、嚴復(福建福州人)等為第一屆學員。詹天佑、歐陽庚、鄺泳忠、薛有福等留美歸國學生為第八屆學員。詹天佑于一八八一年去該學堂學習駕駛,一八八二年學習期滿,考取第一名,派去揚武艦操練,操練諳熟后于一八八四年初調任后學堂的賣文教習。同年八月中法在福建馬尾進行海戰,詹天佑熟識水性,曾英勇泅水搶救中國海軍傷員(當時上海字林西報報導,以為他是揚武艦的指揮官,實誤),在福州船政學堂期間,曾因成績優異,獲得軍功獎章。②
  一八八四年十月詹天佑由兩廣總督張之洞咨調回到久別的故鄉——廣東,任博學館洋文教習。一八八六年張之洞派他用西洋測繪方法,測繪中國沿海圖。六月把廣州黃埔博學館原址改為水陸師學堂,準備另建一支新的海軍,與北洋水師對抗。一八八七年詹天佑仍繼續在黃埔水陸師學堂任英文教習。是年到澳門與譚伯村的第四女兒譚菊珍結婚。
  光緒十四年(一八八八年)詹天佑在老同學鄺孫謀的推薦下,由中國鐵路公司總辦伍廷芳派充為鐵路工程司(按詹天佑手書履歷表均寫工程司而不是工程師),這是詹天佑獻身中國鐵路事業的開始。
  詹天佑充當中國鐵路工程師后,曾指揮修筑塘沽至天津的鐵路,又督修從古冶到灤州這段鐵路工程。由于他的認真工作,一步步升到分段工程司和總段工程司。光緒十八年(一八九二年)詹天佑接辦了外國工程師難以解決的灤河鐵橋的打樁工程,而他卻依靠中國工人和技術人員的智慧,完成了這個任務,這不僅使那些平素自命不凡的外國工程師感到驚奇和恐懼,同時使詹天佑和他的助手們堅定了以后擔當更艱苦工程的信心。
  光緒二十年(一八九四年)關內(山海關內)鐵路完成,開始興修關外鐵路。詹天佑工作非常努力,又修建了九梁河、小梁河、女兒河等鐵路橋。一九〇二年秋,袁世凱派詹天佑為易新鐵路(京漢鐵路支線,由高碑店至西陵,專為西太后去祭陵而設)總工程司,責成他要在第二年春三月之前完成,實際日期只有四個月。這是中國工程師單獨負責自修鐵路的開端。因此,詹天佑感到非常興奮,他經過周密計劃,領導全體工作人員戮力修建,終于在預定期內通車。這條鐵路全長四十二公里,雖然在經濟上意義不大,但在政治上發生了意外的影響,鼓舞了中國人民用自己的人力、財力建設鐵路的勇氣和信心,為后來修筑京張鐵路準備了條件。從此,詹天佑在廣大工程人員中樹立了威信。
  清朝末年,帝國主義各國擅自劃定在中國的勢力范圍,篡奪直接經營鐵路權和貸款修筑鐵路權。清政府投靠帝國主義,妄圖借外債修筑鐵路來維持搖搖欲墜的統治。中國人民處于無權的地位,因此要自力修筑鐵路并不容易。
  光緒三十一年(一九〇五年)詹天佑擔任修筑京張鐵路(北京——張家口)的會辦(后為督辦)兼總工程司。在英俄等帝國主義控制中國鐵路和人才異常缺乏的情況下,要自修京張鐵路,必須克服重重困難。當時修路經費是用關內外鐵路進款余利,而關內外鐵路掌握在英國人之手,因此英國認為必須由英國工程師來承辦,否則中英公司就不撥款。沙皇俄國也以過去訂立的不平等條約中規定:“長城以北的鐵路不能由第三國承建”為理由,要挾清政府答應由俄國來承包京張鐵路的修建權。這樣,英俄爭持不下,最后不得不同意中國自己修建,但仍諸多為難。他們認為中國缺乏人才,經費又不足,京張鐵路必然無法動工,動了工也必然遭失敗,這樣就不得不向他們求援。
  京張鐵路是聯結華北和內蒙的交通要道,具有十分重要的戰略意義,全長約二百公里。經燕山山脈從南口至岔道城,名叫“關溝段”的這一段,到處是崇山峻嶺,工程十分艱巨。當時英俄等帝國主義國家,想奪取這條鐵路,以控制中國北部,于是散布謬論說:“會修通過‘關溝段’的中國鐵路工程師還沒有誕生呢!”帝國主義等待詹天佑失敗后,好出面奪取京張鐵路的修路權。詹天佑認識到京張鐵路工程的成敗,關系到祖國的榮譽,決心修成它來維護祖國的主權。
  京張鐵路是中國第一條自修的重要鐵路。各國工程界都注意主持這條路的人選和動工時間。當詹天佑出任京張鐵路會辦兼總工程司的消息傳出后,那些充滿失敗主義情緒,毫無民族自尊感的大人先生們,有的笑他“不自量力”,有的罵他“大膽妄為”,也有的說“這不過是白花幾個錢罷了”。在帝國主義者的脅迫和失敗主義者的嘲笑和蔑視下,詹天佑不但沒有失去信心,反而更加堅定,決心用事實來回答他們。在他編著的《京張鐵路工程記略》自序中,他寫道:“我國地大物博,而一路之工,必須借用外人,引以為恥。”
  詹天佑在緊張的選線測量工程中,經常勉勵工作人員說: “不論成功或失敗,決不是我們自己的成功或失敗,而是必須由今后幾代人所分擔著的成功或失敗。”“全世界的眼睛都望著我們,必須成功。”“技術第一要求精密,不能有一點含糊和草率,‘大概’、‘差不多’這一類說話,不應出之于工程人員之口。”
  詹天佑在京張鐵路的修建工作中,積極依靠群眾力量,表現了藐視困難,敢于獨創的豪邁氣魄。在決定線路問題上,他曾經親自勘測了幾條線路,反復認真比較,才決定了在可能條件下最合理的路線。即自南口經居庸關、八達嶺至岔道城的關溝段,這段工程的困難在于坡度大和八達嶺隧道長。自南口至青龍橋車站間,長僅十八公里,而最大坡度已達千分之三十三。用兩臺巨型爬山機車,一拉一推地牽引列車到達青龍橋后,如果再向北進,坡度將更大,爬不上去。于是,他創造性地引用了“掉返線”選線方案,修筑了青龍撟“之”字形線路。在開辟八達嶺隧道工程中,他采用中距離鑿豎井方法,從山頂打下直井,到井底后向兩邊開鑿,以四個工作面同時施工,只用了十八個月就把隧道打通,而且沒有發生任何死亡事故。
  第二次鴉片戰爭后,帝國主義之間展開爭奪在中國建筑鐵 路的權利,它們在各自的勢力范圍內修建鐵路,所用軌距不一。英、美、法、日、德、俄的鐵路軌距,各不相同,使中國鐵路軌距得不到統一,以利帝國主義者的宰割,企圖瓜分中國。詹天佑獲得自辦京張鐵路的權力后,堅持使用1.485米的標準軌距,這種軌距現在全國仍一直通用。當時美國工程師李治極力主張軌距用一米的窄軌。詹天佑認為:"中國真正統一,要從鐵路的軌距劃一開始,鐵路象人體的血管一樣,要全身流通,鐵路四通八達,工商業便能跟著發展。"

1肖1码期期中特 pc预测软件手机版 碰头赛车 加拿大28计划稳定 二十一点扑克游戏下载 北京赛pk10app 博彩王彩票分析 ag我刚开始赢几万后面全输了 绝杀6码 宝盈棋牌下载送12金币 竞猜足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