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肖1码期期中特|一肖一码中特

陽江漆業史掠影

2019-04-10 來源:

何振紀

  陽江是廣東著名的歷史名城,自漢時起已設郡立縣。因位于廣東西南沿海,自古便成為中國“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補給站,尤其是在宋代,朝廷偏安一隅,南部中國的海路大開,更加促進了陽江的迅速發展。自此,陽江的手工業得到帶動,后來更以極具本土特色的產品——剪刀、風箏及漆器,名聞遐邇。在南宋時代的陽江墓葬中曾出土工藝相當精致的描金漆盒。[1]20世紀末在陽江海域發現的宋代沉船“南海一號”,發掘出大量文物及許多漆器碎片,更佐證了陽江大澳古港是南海絲路的重要補給站這一說法的可能性。[2]

  一、由海上絲路孕育出陽江漆器業
  關于海上絲路的種種,已有大批學者多方論證。早在漢代甚至更早,中國人已沿著南海西行,與印度洋西邊的民族進行溝通貿易。最明顯的是,可從南越墓葬出土的許多帶有濃郁中亞地域色彩的文物以及巨大的造船遺址中,窺見個中隱隱存在的二千多年前中西往來的蛛絲馬跡。而據文獻和文物的相互堪證,至遲在南朝時期,已出現了沿著海南島東部的新航線。南北朝時期,南北分割,陸路阻塞,海路成為南朝各代發展對外貿易的重心。宋代的情況也相仿。宋洪適《盤洲集·師吳堂記》:“嶺以南廣為一都會,大賈自占城、真臘、三佛齊、阇婆涉海而至,歲數十柁。凡西南群夷之珍,犀象、珠香、流離之屬,禹不能名,卨不能計。”從中可見一斑。宋船“南海一號”發掘出大量漆器碎片,雖然浸泡于海水逾八百多年,但其中的花紋清晰可見,色彩依舊。宋朱彧《萍洲可談》:“崇寧(1102~1106年)初,三路(廣東、福建、浙江)各置提舉市舶司,三方唯廣最盛。”其時,廣州、泉州和明州皆是著名的海上絲路始點,沿途在各港采補貨物。據說,“南海一號”的沉沒可能是在陽江采貨后,貨物超載又遇上天氣驟變而導致船體爆裂沉沒。[3]
  在南海絲路上,陽江作為補給和囤貨之地,宋代已生產質地優良的瓷器。[4]但從“南海一號”發現的漆器碎片看來,就花紋裝飾而言,似乎并非廣產的款式。而由其時墓葬所出的漆器推測,當時已有各式漆器流通于陽江人的日常生活當中。雖然陽江并非出產優質漆料的地方,但由于在海運航線上扮演著重要角色,陽江人與來自各地的漆器產品多有接觸,耳濡目染,逐漸孕育了陽江漆器業的萌芽,并于日后繁榮開花,遠播海內外。

  二、明清時期陽江的漆器業
  在明代以前,海上絲路的發達與中國西北地區的陸上絲路受阻有關。但在明代以后,則是由于航海技術的進步而自覺地促進了海貿的繁榮。明時雖實行海禁,但唯獨廣府作為中國海貿主港的地位越發穩固。屈大均《廣東新語》記:“香珠犀象如山,花鳥如海,番夷輻湊,日費數千萬金。飲食之盛,歌舞之多,過于秦淮數倍。”明王朝派遣鄭和七次下西洋。東起琉球、菲律賓和馬魯古海,西至莫桑比克海峽和南非沿岸的廣大地區。海外貿易的興起,促進了蘇州、杭州、潮州,乃至廣州、佛山、陽江等地手工業的發展。
  明代正是中國漆工藝的黃金時期,尤其是到了正德(1505~1521年)以后,民間的漆器制造業越發繁榮。明漆工黃大成《髹飾錄》便記其時的漆器品種有十四大類,上百種。其時,廣東的金漆器已成為一方特色,享譽省內外。由于優良的交通地位,加上商品經濟的發達,陽江的民間漆器業也日漸成形。其描金漆器雖然處于模仿階段,但制造已很精美,有屏風、書柜、衣箱等大型家具類;也有日常用的盒盤等器物。這類描金漆器,多采用黑漆為底,亦有用朱漆為底者,漆面上描繪各種花紋,頗為細膩。時有泥金技法的運用,使器物更加金光燦爛。
  及至清代,農民的家庭手工業得到了長足發展,其中農民家庭手工業更從副業趨向主業。在沿海一些地區,諸如浙江、福建、廣東等地形成大規模的漆器生產業,以供應國內外市場之需。在乾隆年間(1736~1799年),手工業中所謂的應官制被取消,間接促進了手工業技術的提高。[5]此時,還出現手工業中的混合制造。如做漆器,先以一定規格制作胎體,再按具體需求進行髹飾。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更諭令:“海船亦有自外國來者,如此瑣屑,甚覺失體,著減廣東海關額稅銀三萬二百八十五兩,著為令。”廣東作為清朝海貿的主要基地之一,較明代后期更為發達。大量來自全國各地的產品集散于廣東地區沿海各港,供輸諸方。由于早在明末,曾為奢侈產品之一的漆器已轉向普通民眾的生活日用品。陽江人得風氣之先出現了以老義和為代表的數家著名的漆器作坊。
  老義和由江城林氏家族開設自乾隆年間,鋪面位于陽江西門街(今南恩路),以漆皮箱和漆皮枕為主要銷售產品。[6]中國的皮胎漆器歷史悠久。1952年湖南長沙五里牌遺址便出土過漆皮盾。[7]《文心雕龍·情采》也說:“虎豹無文,則革享同犬羊;犀兕有皮,而色資丹漆。”說明中國人很早以前就以生漆涂髹皮革器具了。陽江的皮胎漆在明末清初已相當有名。其漆皮箱的制作,先是用制木作骨架,再裱上牛皮,經加固、碾平,然后髹漆晾干。而漆皮枕則是在木框架上用藤絲編織輪廓后,貼上牛皮,經過加固、碾平,然后再髹漆而成。老義和的產品用料天然、制作精良,器表漆蠟豐厚,光滑、質輕、耐酸、防潮、防蛀,品質上乘。因而暢銷各地,風行百年。
  清朝末年,陽江城先后開設了二十多家漆器鋪,如魯義和、老裕和棧、老裕和、義和老、老儀和、義和成記等。與老義和甚為相似,可能受其影響,皆趨之若鶩。

  三、民國時期陽江漆器業
  1912年1月1日,孫中山宣誓就職臨時大總統,中華民國正式成立。中國的民族資產階級得到一定的鼓舞,在民國初年踐行實業救國的理想。民國二年(1913年),陽江人鄭文光在陽江縣城七痼(今太傅路)建廠設店廣泰成,生產漆器。鄭為人看重對漆器新產品的開發,除生產漆皮箱、皮枕外,還生產漆眼鏡盒、圖章盒、卷煙盒、煙絲盒、煙嘴茶盅、漆花瓶、糖果盒、手拐杖等等,多達三十多個品種。為了廣開銷路,鄭還聘請一流的漆器美工傅乃彬為漆畫師。產品的多樣,設計之精巧,使廣泰成的產品在其時有口皆碑,受者眾多。20世紀30年代,省港先施公司、大新公司和其他各大商場均設有廣泰成漆器的陳列柜。鄭文光又在廣州、香港開設和泰成漆器分店。
  民國初期,政治、社會狀況的確較清末有所革新。但不久即出現軍閥割據,政局動蕩。廣東經濟在軍閥陳炯明主政期間有所復蘇,但很快被滇、桂、粵聯軍組成的國民軍擊敗。后來居上的陳濟棠軍閥也罹陷類似命運。[8]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在全國抵制日貨、提倡國貨的聲浪中,市場上出現了舶來品嚴重滯銷、國貨暢銷的局面。這間接催促了陽江漆器業的一度繁榮。像廣泰成這樣的國貨生產企業,不但講求經營策略,又注重在既有技術條件下的品質改良,贏得了國人的青睞。直至1938年鄭文光病逝前夕,廣泰成依然是陽江漆器的龍頭企業。其后鄭家事業開始回落。[9]在抗日戰爭期間,其他分布在陽江縣城西瀨、塘基頭、貨濠、新店、南門街、石覺頭等地方二十多家漆器作坊抵受不住原料奇缺的壓力,為了降低產品成本,常以劣質材料粗制產品,導致劣品橫行,最終使得陽江漆器的品牌日漸失去信譽與市場。
  民國三十年(1941年)陽江發生“三三事變”,民國三十四年(1945年)又爆發“六六事變”,飽受日寇侵略。加上香港淪陷,陽江漆器的外銷遭受嚴重破壞,頻于崩潰邊緣。抗戰勝利后,又發生國共內戰,陽江漆器業繼續衰退。在民末年間(1946~1948年)政局動蕩,國民黨發行的國幣金圓劵、銀圓劵不斷貶值,造成陽江手工業資金奇缺,周轉不靈,陷于癱瘓。至新中國成立前夕,全縣的漆器廠店只剩下廣泰隆、老義和、廣益成、利源隆、廣隆五家,漆器工人只剩下四十多人以及家庭作坊十七戶。1949年之前漆器產值最盛的陽江漆器從業人員此時生產已是一落千丈,一蹶不振。

  四、1949年初期的陽江漆器業
  新中國建立初期,是陽江漆器獲得新生的時期。當時,國家采取了大規模的保護和恢復傳統手工藝的措施,并建立起傳統工藝研究和保護機構。新中國成立后至1955年,廣東省便建立起工藝美術生產合作社二十多個,社員近千人。1956年,陽江縣漆器生產合作社正式成立,原來鼎盛了百年的老義和漆作店也被并入,為陽江漆器業的再次輝煌奠定基礎。
  陽江縣漆器生產合作社即是后來的地方國營漆器工藝廠,于1958年更名。廠房建于陽江北山北麓。新廠除了生產傳統的漆皮箱、漆皮枕外,還生產各種茶葉盅、茶具、酒具、煙具等日常生活用品以及屏風、掛屏、花瓶,磨漆畫、仿古文物等藝術陳設品。品種由解放前的一百多個品種增加到五百多個品種,顏色則由原來的黑色、朱色增加到多種顏色。除了民國時已非常著名的皮雕彩繪外,以罩金、描金銀、銅、錫、螺鈿鑲嵌等作為主要裝飾技術的產品制作也相當出色。多種工藝共冶一爐的做法逐漸成為陽江漆器的特色之一。
  對各種漆藝技術的熟稔使得陽江漆器工藝廠的漆器師傅們可以得心應手、游刃有余地表現各種裝飾題材,這為進入20世紀70年代后,陽江漆畫的一度興盛打下基礎。早在60年代初,漆器工人在開發新型漆器制品時,已開始對漆畫進行過初步的探索和創新,制作過一些帶有傳統特色和地方色彩的漆畫。60年代末70年代初,陽江漆器廠吸收了一批新型的美術人才。從那時起,漆畫成為陽江漆器廠非常重要的產品之一。1964年,由傅乃彬主持制作的一幅名為《旭日蒼松》的彩色石雕轉贈給胡志明主席,作為胡主席七十五歲壽辰的賀禮。
  1966年6月,中共中央發布《五一六通知》,“文化大革命”開始。雖然如此,但由于其時的計劃經濟政策和手工業產品的供不應求的情況,陽江漆器工藝廠仍是訂單不絕。對其影響最大的是工廠生產紀律的渙散,不但不能按時按量開展生產,而且嚴重影響新產品的開發創新,為“文革”后進入經濟開放時期陽江漆器業的衰落埋下隱患。

  五、改革開放初期的陽江漆器業
  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作出了實行改革開放的重大決策,已挽救頻于崩潰邊緣的中國經濟。經濟體制改革從根本上調動起個人在生產過程中的能動性,個人的創造力得到重視,從而也引發競爭的越發激烈。在全國以至國際上商品的流通越發順暢的同時,以大眾化設計為核心的工業產品已經成為各大小企業競爭力的重要體現,為了適應新形勢的需要,陽江漆器工藝廠組成專項小組,研究比大漆更便宜、方便的涂料。1982年,研究數載的陽江腰果漆基本定型,并投入批量生產。
  腰果漆提煉自腰果殼液。腰果樹亦屬漆樹科,原產于巴西,現在廣泛生長于莫桑比克、坦桑尼亞、印度、印尼、菲律賓等熱帶國家和地區。我國的海南、廣東、云南等省也有分布。腰果殼液含槚如酸、槚如樹油及槚如醇。腰果漆便是利用殼液中酚分子能與甲醇等化合物聚縮生成樹脂的原理而制成。首先將腰果殼液置于高溫下脫去部分色素。再與苯酚、甲醛及桐油等進行合成處理。因此,腰果漆又被稱為合成大漆,因為它是天然和合成相結合的涂料。據說,腰果漆的性能可與大漆相媲美,耐酸、耐堿、耐磨,防潮、防蛀,而且不會讓人嚴重過敏,更重要是價格便宜得多。但事實上,較于完全純天然的大漆,腰果漆還是由合成而來,性脆,色紅,而且含有苯類有害物質。不過,在改革開放初期,廉價的陽江腰果漆為陽江的漆器業帶來了極大聲譽。
  陽江腰果漆不但在價格上較大漆便宜,而且干燥也較快,非常適合批量生產。一時間,陽江漆器工藝廠聞名全國,不但出產大批日用漆器,而且還輸出物美價廉的腰果漆。不過這種大好勢頭只是曇花一現。隨著改革開放的逐漸深入和市場的日益開放,陽江漆器業的另一個缺陷被凸顯出來。在中國經濟運行形態向供需動態均衡經濟轉型之前,長期處在物質短缺的狀態,產品供不應求。1979年以后,舶來貨品的流通,各地商品產量的劇增,令陽江漆器的設計問題暴露無遺。雖然陽江漆器工藝廠年年有新設計的產品推出,但有許多根本問題無法克服,例如腰果漆在新型的塑料裝飾工藝面前便顯得既耗費,可塑性又極有限。更致命的打擊是生活方式的迅速改變,許多漆器產品被現代家居所淘汰。
  面對生活日用品的銷路日蹙,陽江漆器工藝廠逐漸退出日用品市場,開始改產漆裝飾品和旅游紀念品。數載后,陽江漆器工藝廠也改名為陽江化工廠,主要生產油漆。

  六、結語
  陽江的傳統漆器產業在化學涂料工業的沖擊下冉冉落下帷幕。2005年7月,陽江市文化廣播電視新聞出版局成立專門工作小組,開展陽江漆藝的材料搜集、整理、撰寫、攝制等工作,目的是申報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在申請報告中,努力闡明了陽江漆器的瀕危現狀外,還闡述了保護之價值。申報保護之需,皆因此項特色工藝的制作技藝隨著老一輩藝人漸少,絕技可能隨之湮滅,制作工藝面臨失傳的危險。近年來,雖然陽江的漆畫作為廣東藝術界的一支異軍突起,但漆畫畢竟是傳統漆器的一個分支而已,那些即將消逝的漆器品種和藝術技巧仍需要國家政府乃至人民大眾的支持和關注才能傳承下去,為后人所識。

  [1]傅舉有《七千年的光輝歷程》,出自黃迪杞、戴光品編《中國漆器精華》,福州:福建美術出版社,2003。
  [2]郭沫若主編的《中國史稿》指出:“……從中國乘船到緬甸的海路交通早在西漢已開辟……那時海上交通的重要都會是番禺(今廣州),船舶的出發點則是合浦郡的徐聞縣。”《漢書?地理志》:“自日南障塞,徐聞,合浦船行可五月,有都元國……”唐《元和郡縣圖志》:“漢置左右侯官在徐聞縣南七里,積貨物于此,備其所求以交易有利,故諺:欲拔貪,詣徐聞”都提到徐聞是當時海上貿易的出口港。按當時的航海技術,從徐聞到“已程不”國(今斯里蘭卡)大約要一年多,那么,從“交通的重要都會番禺(今廣州)”到“船舶的出發點”徐聞呢,至少也要10天到半個月,這其中位于廣州與徐聞中間的陽江,則是船只必經之路,是補充給養的補給港和貨物中轉的中轉港。
  [3]廣東省考古所水下考古中心主任魏峻說,“南海一號”沉船所處海域的海況簡單,沉沒海域沒有暗礁。推測由于惡劣天氣原因導致“南海一號”海難發生。而國家博物館水下考古中心主任張威稱如果“南海一號”是超載沉沒的,那它為什么會離岸那么遠之后才沉沒呢?但基本可以判定的是“南海一號”不是迅速翻船,而是在沉沒的過程中就傾斜了。“當然不能排除因超載而沉沒,超載也是一種可能”。
  [4]陽江瓷器在晉代已十分有名,瓷窯僅距城十里,與陽江江邊靠近。到了宋代,陽江的瓷器更加出名。參見林尚知《陽江文物概覽》。
  [5]鄭天挺《清史簡述》,北京:中華書局,2005。清代中期的政治和經濟(1723—1840年):過去官廳里一切供應全由商人和工人承擔,新官到任,送往迎來,甚至采辦物料、加派散匠,所有需要都由有關行業承應,而且概不給費,有的還勒借民財。這種封建性的剝削規定,經過長期斗爭,到乾隆時普遍取消了。
  [6]陽江市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陽江縣志》,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1995。
  [7]龍紋皮胎漆盾,兵器,戰國早期,1952年湖南長沙五里牌遺址406號墓出土,通高64.5厘米,下寬45.5厘米,厚0.7厘米,皮胎,湖南省博物館藏。漆盾上面兩角作圓形,類似葫蘆,下面兩角方形,中脊稍隆起有棱;并附有嵌銀的銅盾鼻,盾是皮胎,內外兩面均施黑漆;用赭石及藤黃兩種顏色繪成龍鳳花紋。顏色鮮艷,制作精美,從其形制上看,非常纖巧細致,不適合作實用武器。古代有一種模擬戰術的“萬舞”,這種漆盾,可能是作為舞蹈用的道具或一種儀仗用器或裝飾品。
  [8]連浩鋈《陳濟棠主粵時期(1929~1936年)廣州地區的工業發展及其啟示》,《中國社會經濟史研究》2004年第1期。
  [9]侯秩標《陽江漆器世家——老義和廣泰成的興衰》,《陽江日報》2010年7月10日。又載廣東省陽江縣委員會編《陽江文史》。


  來源:《粵海風》,省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專員徐南鐵推薦

1肖1码期期中特 时时彩技巧心得体会 合乐888 最具实力 合乐平台 pk10冠军杀一码计划 pk10最佳倍投方案稳赚 意大利pk10怎么玩能 900彩票网站手机版 百人炸炸金花手机版下载 北京pk10app平台 双色球杀号最精准专家 极速赛车pk10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