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肖1码期期中特|一肖一码中特

“華音宮”承載了趙佗的思鄉之情嗎?

2019-03-19 來源:

  位于廣州城區中心的南越國御花苑與宮殿遺址,是1995年因城市建設而從地下發掘出的重大發現,至今發掘尚未結束。出土的一批珍貴文物享譽海內外,其中就包括一件“華音宮”戳印器蓋,現在收藏在南越王宮博物館。
  你可能會問了:所謂珍貴文物,怎么能是一片小小的還破了的陶蓋?它一不漂亮,二不完整,為何我們要對它青眼相加?它又憑什么可以遠赴北京,出現在廣州文物大展上?這就說來話長了。

 

  不起眼的陶片 成了重大的發現
  我們先來講講“華音宮”戳印器蓋是怎么被發現的。
  作為世界聞名、城市中心的大型古遺址,南越國宮署遺址的考古進程可分為搶救性發掘(1995至1997年)和主動全面發掘(2002年至今)兩個階段。
  1995年7月,廣州市電信局在忠佑大街興建25層的綜合大樓,在地盤的東北部發現包含大量青釉瓷器的晉、南朝文化層,再往下又挖出南越國時期的板瓦、筒瓦以及鋪石地板。于是大樓基礎工程局部停工,由考古部門進行搶救發掘。七八月間,清理出石砌蓄水池部分斜壁和底部,發掘了一座大型石砌仰斗形蓄水池,出土一批可能是水旁榭亭構件的石八角柱、石欄桿等遺物。1996年,經國家文物局專家組考察論證,確認石砌蓄水池為南越國宮署的重要遺跡,省、市政府決定原地保存石池遺址。建設單位提出主體建筑西移的方案,因此廣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又在石池以西30米處原清代儒良書院的地方進行發掘,發現一口南越國時期結砌精工的磚井和2個堆積大量磚、瓦、石、焦木等南越國宮署建筑材料的大坑。
  1997年,廣州市文化局在中山四路316號局辦公樓大院內興建信德文化廣場。先期進行了考古發掘,清理出保存基本完整的南越王宮御苑的曲流石渠,由東往西蜿蜒貫穿于發掘場地。在石筑曲渠的西端有一段回廊散水,出土遺物甚為豐富。
  2002年,廣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南越王宮博物館籌建處聯合組成南越國宮署遺址考古隊,開始對該遺址進行大規模考古發掘。此次發掘的成果極為豐富,清理出西漢南越國和五代十國時期南漢國的宮殿,以及其他不同時期廣州地方衙署的多處建筑遺跡,包括房基、道路、水井和排水設施等,同時出土了大量遺物。
  在這次發掘的“二號宮殿”遺址表面堆積中,發現1件印有“華音宮”文字標記的殘陶器蓋。這就是今天故事的主人公。

 

  當年那座“華音宮”
  規模很宏大
  南越國宮署遺址發掘最突出的收獲有幾點:一是再現了中國甚至世界最早的王宮園林實例;二是發現了南越宮殿建筑和被譽為“嶺南第一簡”的西漢木簡;三是揭示了廣州兩千多年歷代建筑遺存。廣州市政府高瞻遠矚,果斷地停建、改建多項工程,花費巨資保護文化遺產,為遺址的保護利用奠定了基礎,被國家文物局稱為“中國文物保護的典范之作”。因此,對于這處遺址各部分的定名以及性質、功用等的清晰斷定,就更顯重要。而很有可能揭示相關歷史密碼的古文字文物,更是重中之重。
  遺址所在歷來是廣州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現在依然是商鋪林立的繁華地段。1988年10月在中山五路新大新公司大樓工地清理出用磚鋪砌地板的南越國大型建筑遺址。所以,在這片土地發現南越國宮署遺址也在情理之中。幾次發掘,出土了大量自秦漢到明清的遺物。而“華音宮”三字陶器蓋殘片的發現,令學者們推測二號宮殿的宮殿名稱即為“華音宮”。
  “華音宮”三字戳印在一塊大型陶提筒蓋面的殘片之上,大小為2.8厘米×2.6厘米,同時,在殿基的土層中還出土了一片印有“未央”二字的陶片。長安城中的未央宮因為是韓信殞命之所,在民間知名度很高。這個“未央”陶片代指的是不是南越國宮殿中的未央宮呢?現在還說不好。
  2003年的考古發掘發現的二號宮殿,方向為北偏西11.3度。當時只揭露出宮殿東南角,臺基有豎立包邊磚。包邊磚外側的散水結構及所用材料與一號宮殿的臺基散水基本相同,寬1.48~1.5米,已揭露的部分長11.56米。可以想象,完整的宮殿規模更加宏大。
  這些遺跡、遺物的發現,有力地說明了南越國宮、官的制度有模仿漢朝之處。那么,原來的南越宮殿群中的“華音宮”,意蘊到底何在呢?

 

  所謂“華音”
  意蘊究竟為何?
  考古學者指出,南越國宮署遺址大量的磚瓦中有不少陶文,或拍印,或戳印,或刻劃,大多數施于筒瓦和板瓦。拍戳陶文的位置不固定,有的是在拍印各種紋飾后再戳,也有的是在蓋了戳印之后刻劃弦紋。還有一種陶文,不是以印章的形式戳拍,而是以字模塊為單元連續地、隨意地拍印。造成一些文字相互重疊,難于識讀。有關陶文,比較多見的包括有“居室”(宮內管理房屋的機構)、“工官”(掌管工務的官,是中央設在郡的官吏,主造器械、日用金屬器及各項手工藝品)、“左工”(應為左考工室的省文,考工室為少府屬官,主管制造器械,造作兵器)、“左官”“右官”等。此外還有部分二字和單字的陶文,如高樂、三樂、官富、官酒、官伎、奴利、賴、市、橋、閱、營、盧、寧、萬、夢、禱、長、留、首、九、官、公、鮮、污等等,還有一種模印人面圖案。從字面上看,有的估計為人名,有的應是吉祥語,有的則是指建筑物。
  考古學者麥英豪等曾指出:“既然南越的‘長樂宮’是仿效漢宮而來,那么‘華音宮’的取名當與漢越關系的某樁大事件相關聯。”他嘗試將之與陸賈出訪南越之事相關聯。在近年舉行的一些展覽中,談及此件文物,人們也時常引用類似的說法,即:劉邦曾派陸賈到南越說服趙佗歸順中央。趙佗和陸賈聊得很高興,當陸賈要離開時,他很不舍,賜給陸賈價值兩千金的財物,還拉著陸賈說:“先生今日一別,不知道我什么時候才能再次聽到華夏之音啊。”并因此改宮殿名為“華音宮”。
  但這種說法目前來看也非定論,因為還是缺乏直接相關的論據。
  有學者指出,有關南越陶文的研究最早始于清末光緒年間。清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七月,廣九鐵路開工,施工隊在廣州東山龜崗一帶修筑路基時挖掘出大量的殘磚碎瓦。南海人潘六如發現“土中有奇物,繩文如錯從。隱隱有蟲書,刻畫爭玲瓏”,并據此匯編了《潘六如南越瓦文稿》。學者蔡守在搜集南越瓦文的基礎上也編寫了《集南越瓦文》一書。之后,潘和、謝英伯、鄧爾雅、黃佛頤、黃文寬等人均對南越瓦文有過研究。但“華音宮”在這些學者的記載中都沒有發現。當然,這和南越國宮署遺址及遺物當時還沒有得到發掘是有很大關系的。僅從“華音宮”三字的字義發展來說,“華音宮”當指寓意華夏之音的宮殿,或許有南越國主趙佗思念故土的寄寓之情。但要和陸賈牽上關系,還需要更多資料的發現作為論證。
  無論如何,“華音宮”三個前所未見的字的出現,給了考古工作者很大的驚喜,給了我們很大的想象空間。南越國宮署遺址的很大一部分還深埋在地下,相信當中仍有許多記錄著歷史信息的材料,等待后人的發現。


戳印“華音宮”陶文器蓋

 

  來源:《廣州日報》

1肖1码期期中特 七星彩什么软件准 北单进球数奖金计算 北京快乐8软件手机版 vr赛车彩票几点停盘 幸运时时彩如何看走势图 时时彩开奖专家杀号360 浙江6+1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河北11选5前三走势 最准最稳平特 彩5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