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肖1码期期中特|一肖一码中特

墩頭如鏡照古今

2019-03-27 來源:

陳俊年

  曾鏡如,清末民國年間,廣東客籍書畫名家,1850年生于和平縣彭寨鎮彭鎮華表墩頭村,卒于1936年,享年86歲。
  曾鏡如先生畢生從事中國傳統書畫藝術。自幼得家傳嚴教,隨祖父景象老師(曾南儀,字景象,號燕軒)熟讀四書五經,精研書帖畫譜,少年即考取國庠生;青年升讀官辦畫院數年后,走筆嶺南,游藝粵海;中年棄官返鄉,更潛心耕藝不輟,至暮年壯心彌堅。那年代,風雨飄搖,兵荒馬亂。先生生死堅守故土——生于斯長于斯終于斯,全身心傾情于中國傳統文化的守正、創新與傳播,與父老鄉親朝夕相處,共克時艱,其悠悠歲月,算起來,足足一輪花甲有余。
  先生藝作繁多,廣為流傳,但惜乎時隔久遠,狼吞煙熏,風侵雨蝕,散失慘重。
  所幸,聊慰我們的是,這一冊《曾鏡如書畫寶存》圖書,彌足珍貴地收錄了先生的書法精品《家梅園師小傳》(附有工筆人物畫像),及其《孟公譜敘》《高祖騰捷老師小傳》《梅園家老師像》等書畫詩詞作品。先生生平亦有簡介。
  此外,本書首次整理披露,一批古今達官雅士、專家學者,如清代廣州府、惠州府、高州府等政要以及當代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美術學院、清華大學美術學院、中央民族大學等教授、美術評論家、古字畫修復大師及海外畫家等等,對曾鏡如先生作品人品的由衷評語。這是古人與今人的共識與禮贊。
  鏡如真如鏡,明亮鑒古今。

  捧讀此書,讀著讀著,不由得浮想聯翩。對鏡照心事,“心事浩渺連廣宇” ……
  便想起墩頭村。彭寨也是生我養我的故鄉。我家住彭寨街,離墩頭兩里路。入讀的幼兒園,就在華表塔下。因而,墩頭于我,再熟悉不過了:山水相守,田園相望,瓦舍交錯,曲巷通幽,宗祠、廟堂、亭榭、梅園、古井、荷塘,古韻紛呈,禪境渾然;小河對岸,茂竹婆娑,古榕蒼翠,華表塔巍巍然聳入云天……說實話,兒時迷戀的此一派天地人和的怡美景致,至今依舊是我的夢中鄉愁。而且,心上總是懸著一道不解之謎——
  本是窮鄉僻壤,何致如詩如畫?
  及至讀完此書并查閱相關史料,我才恍然驚嘆:墩頭村的歷史與文化積淀,竟是如此深厚源遠,遠至有新石器晚期遺址。出土文物還表證,墩頭建村史已達一千五百年以上。明初擴村建大宅,先賢們把取名“敦厚圍”這三個大字,筆墨渾厚地直書于大門額上,以自勉之并教誡子孫:敦仁厚德,乃是客家人安身立命之本。大宅住家60余戶,門號匾額,均以“德行”寓意命名,如育德居、懷德居、德馨居、寧儉居、德興居、安敦居等等,足見客家人崇德尚行的情懷操守。華表塔是彭寨至為高大上的美麗地標。明代由民間捐資建成,故有許多民間傳說。信不信由你。我則相信彭寨地形似大船,建塔當桅祈順風之一說。盡管客觀上未必有此作用,但它委實曾經是佛、道、儒三教合一的宗教圣殿,也是滿壁詩、書、畫集于一身的文化寶塔。只可嘆慘遭“大躍進”和“文革”浩劫,以致塔頂燒裂,遍體鱗傷。即便如此,我仍堅信,昂首矗立的華表塔,永遠是彭寨人的信仰豐碑,也是矢志遠航的精神桅桿——長風破浪正逢時,直掛云帆濟滄海……回望墩頭村,還有一座名震東江流域的梅園書屋。五進廳門上,至今懸掛著“第一儒林”的旌匾。史亦有記載,此乃當年廣東提督學政萬承風奏請清朝廷所賜,彰顯著官方對梅園書屋辦學宗旨、教學成就及社會影響的最高評價與褒獎。歲月流逝,書屋亦消失了朗朗書聲,但那襲人的縷縷書香,至今仍自對對門聯飄逸而出——“屏垣不設放入春風揚素志/戶牖大開任隨化雨洗襟懷”“氣爽風清快耕讀/西山北海樂櫵漁”“ 何問士農一寸光陰須惜/不分商賈半毫機巧莫為”“ 論古不求秦以下/遊心時在物之初”……

  說來也巧,這三處古建筑,追根溯源,與曾鏡如均有血緣關系。明初建敦厚圍的落基者、梅園書屋的創始人曾孟榮,便是曾鏡如的老世祖。梅園書屋的歷任主講者連居老師、騰捷老師、伴禹老師,及其后振興者曾克常即梅園老師,也都是曾鏡如的上祖輩。晚清年間,華表塔數番修繕,塔身繪畫、書法、裝潢等,均為曾鏡如執筆獨立完成;1943年再度美容,則由其次子曾玉輝(廣東書畫家)主筆。史脈見人脈,人脈傳文脈。墩頭村徐徐舒展的這一幅歷史人文長卷,何其延綿,何其奇麗。
  奇就奇在,彭寨墩頭遠非富庶之地,亦非得天獨厚,論墩頭屋舍比不上林寨四角樓的氣宇軒昂,論財源也遠不及滾滾浰江通珠江,生意直接“十三行”……惟其如此,四角樓的典麗堂皇,顯赫著客家大戶的富貴與氣派,大家大業,高屋建瓴,中西合璧,卻又不失客家的傳統恭謙,故名“謙光樓”。而墩頭村這一派家園建構與人文營造,則創造出另一番普遍而特殊價值:她呈現普通客家山村崇素尚簡、敦勤秀樸的生活方式與家居場景,滿滿精蘊著客家平民的生存智慧和齊家謀略,真切深刻地揭示出客家人何以世居山區,身處貧寒,卻照樣晴耕雨讀,生生不息的成因真諦。
  墩頭村的歷史基因及美譽要素,是一筆寶貴的社會財富,值得全面探討總結。本文試作如下三方面的梳理與賞析。
  一、“首倡斯文”。這是明朝邑候吳公贈予墩頭的金字題匾,也是歷史哲人對九連山下這片文明古村的頜首點贊。敦厚圍中廳長聯80字,鐫刻著墩頭前人以“素、敦、古”為立村之要義:“為父慈為子孝為兄弟友恭為叔姪和氣去逆效順長者教訓幼者聽從勿敗常亂紀便為鄉黨善士/爾士讀爾農耕爾百工手藝爾商賈生理勞心勞力各安本分各勤職業毋作奸犯科自是盛世良民”。族譜記載,墩頭歷來崇文重教,祖祖輩輩,多以“舌耕為業”。舌耕,即講學教書授藝,對應現代職業稱謂,當泛指文化教育工作者。事實上,得益于墩頭舌耕者眾,彭寨周邊乃至東江流域的受教育者,經年累月,呈幾何級增長了。僅以梅園老師執教書屋50余年為例,入學“列其門墻者前后千余人,獲雋者數十”(注:史料說明,此數十人或為“進士及第、舉人、拔貢、副榜、歲貢為教諭或分府而理鹽務”)。可見當年學風興盛,人才輩出。曾鏡如手書的《梅園家師小傳》,不啻是一卷罕見的書法杰作,也是一份珍貴的家風紀實:“先代詩書世家,歷數百年矣。師性醇敏,目數行下,揮筆如夙構。聞其大父輔公講業,間視之余,坐床下小幾,竟日敬聽,夜分亦如之。輔公愛逾諸孫,代藏奇書,及祖父著作,褒集成部,尚侯剞劂悉付之以綿世守。師事雙親,數十年,依依孺慕;友于兄弟,硯田所登,常推多潤寡。為祖父事,每獨任之訓子弟悉遵。輔公遺訓待族黨以靜鎮躁,以德馭才。不用機巧,人以機巧施之亦不知,即知之亦不較。平居手不釋卷,凡經史子集,皆評注箋釋,教人法嚴而功專。”由此,我篤信,墩頭村千年興盛的原動力,蓋源于人以文之,文以化人,文化才是其最持久的生命力,也是最核心的競爭力。
  二、“學術兼經濟”。這是260多年前,梅園老師從實踐中總結的至理名言,也是墩頭自治自強的基本“村策”。“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墩頭人深諳此理。惟其窮困山旮旯,思變意識更強烈,更齊心致力于“學術兼經濟”的協調發展:一方面,眾舌耕者,游藝四方,講學傳道,廣播書香,廣辟財源。或應邀為達官貴人繪制畫像美圖,或包攬學宮廟堂裝修工程,或承接族譜典籍的編纂、刻寫與出版業務(梅園書屋內設“研經堂”,專事圖書出版。數年前,仍遺存數百塊木雕印版,可見墩頭曾是興旺的出版印刷基地)。這是墩頭文人的生財之道,也是鄉土文化的滋養之源,當屬儒雅高效的致富良策。另一方面,墩頭文賢,言傳身教,帶動普通村民,學技習藝,戮力將文化藝術融入日常的生產生活之中。因而,墩頭多有能工巧匠,盛產諸如繡花鞋帽、刺繡服飾、花卉圖幅、七色彩帶、木刻磚雕、布藝玩具、竹編籮簍、皮草制品及美食糕點等客家特產和手工藝品。其中,最誘人心靈尖叫的,當數聲名遠播的“墩頭藍”了。這是一匹歷史耕織的綿長土布。研發于建村之初,取材于家產棉麻,積數十代人的心血智慧,經紡、耕、織、染、踹等技藝工序,真切地將客家人外柔內剛、儉樸素潔、堅韌低調的性情特質,神奇地織染成挺括柔順,簡約清爽、結實耐磨的“中國傳統布藝的代表與典范”(原中央工藝美術學院院長常沙娜)。墩頭藍系列布藝產品,歷來暢銷縣內各鄉鎮,南走水路銷往東江流域,北闖古道銷至韶關或遠銷湘贛閩邊區。家家“織織復織織”,織出殷實揚美名。故墩頭村又稱“墩頭藍之鄉”。就連客家山歌也放聲鼓動 :“嫁郎愛嫁墩頭郎,又會織布開染坊”。墩頭藍之藍,原色取汁于“大藍”等野生植物,濡染著農耕文明的色澤,卻也蘊含著山區客家眺望海洋文明的蔚藍。如今,墩頭藍上了電視專題熱播,更榮登廣東省非遺名錄。這是新時代的薦舉與垂青:墩頭藍不僅僅是客家布衣的本色和標志,更委實是嶺南文化乃至中華文化的底色與風韻。

1肖1码期期中特 pc28刷流水稳不 pt游戏交易 重庆时时彩组选包胆下324中了中多少钱 19彩彩票 时时彩龙虎和100% 分分彩后一投注技巧 北京pk10计划专业版 重庆时时综合走势图 华盈宝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